社總消息
報道剪影
《蘋果日報》許麗明阻差辦公案 警揚言不知被告是社工 稱兩度遭推跌否認「插水」

社工兼社總總幹事許麗明於去年9.29「全球反極權大遊行」警民衝突期間被捕,一度遭控以襲警罪,惟控方於案件今天開審前改控以阻差辦公罪。涉案警員出庭作供,稱當日看到被告情緒激動衝向警方及被捕人士,並大叫「你哋唔好打啲小朋友」。他要求被告離開不果,反遭被告推胸口致跌倒。警員又謂處理示威活動時若看見社工,不會拘捕他們,但他當時不知被告是社工。辯方指被告當日正正身穿「我哋係社工,守護公義」上衣,警員只謂沒留意。案件本月16日裁決。

 

警員19035莊的朗供稱,當日他與隊員接報在港島一帶掃蕩。下午5時許,警方在太古廣場金鐘道兩條行車線上分別制服了數十名示威者。莊當時未有制服或拘捕任何人,遂從旁協助押解被捕者的同僚。約5時半,他見到同僚正在現場電車路附近「處理緊」被告,同僚明確地指向行人路方向,要求被告立即離開。


警指先後遭被告推胸撥腹 兩度倒地

莊形容,被告當時情緒非常激動,不停衝向「被捕者收集處」,他遂上前協助,並在被告面前展開雙手,警告她不要再衝前,並且要求她立即離開。

惟莊指被告沒理會,繼續情緒激動地向前行,並大叫「你哋唔好打啲小朋友」。莊聞言感奇怪,遂「擰轉身睇吓咩情況」,但揚言當時「見唔到有任何打小朋友嘅情況」。他繼續要求被告離開,此時被告突然轉身走向另一邊的被捕者收集處,他見狀上前阻止。

當被告走到兩邊行車線中間的石壆沙地時,莊再展開雙手試圖阻攔,要求被告立場離開。惟被告情緒非常激動,僅回應謂「唔好阻住我」,並用左手推了莊的胸口一下,莊自言隨即失平衡倒地。同僚見狀上前幫忙,情況混亂期間,被告舉高雙手大叫「做咩呀」,並再用手向莊的小腹撥了一下。莊反應不及,再次倒地。被告隨即遭其他警員制服及拘捕,莊則繼續執勤。

 

警稱不會拘捕社工

莊在辯方盤問下稱,當時他認為被告情緒激動,是因他聽到被告發出聲音,但聽不清她在說甚麼。惟當時被告的衣著與被捕人士不同,他不想與被告有任何肢體衝突,只想阻止她接近被捕者。

莊在辯方盤問下同意,當時現場只有警員、記者,以及身穿「守護孩子」背心人士等在場,未被捕的示威者已「跑走晒」。他又揚言處理示威活動時,若在現場見到社工,並不會拘捕他們。但他表示,當時看不到被告恤衫上寫著「社工」字眼,被告亦沒表明身份,故他當時不知被告是社工,直至事後看新聞才知。

其後辯方向莊展示案發時被告身穿的衣物,上面寫著「我哋係社工,守護公義」,衣袖上亦寫有「社工」字樣。莊觀看相片後表示同意,但堅稱當時沒留意。


警沒懷疑被告想搶犯 但或「想幫啲犯處理贓物」

辯方又播放現場片段,指出莊與被告身處石壆沙地時,被告的腳陷在地面凹槽,因此才會失足向前撲向莊,兩人隨即一同倒地。莊不同意說法,聲稱不能肯定被告的意圖;但他同意辯方所指,那次跌倒事件可能屬意外。

辯方繼續指出,片段顯示當莊再次站起後,現場情況混亂,其間有警員捉住被告的手向下撥,並拍打到莊,導致莊再次倒地。莊同意那次跌倒很突然,因為沒預計被告會突然拍下來。

莊否認自己跌倒是「插水」,只同意當時情況混亂,片段顯示同僚捉住被告的手並拍到他,但他不清楚被告的意圖。辯方指出,該次跌倒可能亦是意外,莊同意。

辯方再指,影片聽不到被告大叫「唔好打細路」,亦看不到莊舉起雙手攔截被告。莊同意拍不到,但否認冤枉被告,亦否認因事隔久遠加上處理過太多示威活動,導致他記錯案發經過。

莊又同意,當時沒有懷疑被告想搶犯,「但我懷疑佢可能想幫啲犯處理贓物,影響司法公正」。但他亦同意不知道被告當時意圖,亦不知為何她當時會在現場「左行右行」。

裁判官鍾明新裁定案件表證成立。辯方表示不會傳召證人,被告亦不會自辯。辯方結案陳詞指,莊姓警員證供不可信亦不可靠,指莊原本供稱起初看到被告時,被告身處救護車後方,證供與現場影片不符,莊看片後稱記錯。


辯方又指,控方不能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證明被告有意圖阻差辦公,而被告身處現場的身份是社工。控方亦無法證明被告的行為對莊造成實際阻礙,令他難以執行職務。莊也從沒指出被告行為如何對他的工作造成阻撓、或導致他難以執行職務,亦沒任何客觀環境證據證明其職務受阻。

辯方強調,案發時間不足10秒,即使被告行動令莊分心,亦不構成法律上的「阻礙」。控方沒有陳詞。

https://hk.appledaily.com/local/20201210/WHUTDGJINBCVVLUBZUHCKNKK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