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消息
社總觀點
從社工盃看社福界生態 (2016.07.25)

<<星期一LSG檔案之5: 從社工盃看社福界生態>>





業界內不少同工熱愛足球運動,甚至會組織機構內同工及友好參加社總主辦、各機構協辦的社工盃七人及先進盃足球賽。足球比賽,又與「整筆過撥款」(LSG)有何關係呢?

 

 



<筆者的社工盃小故事>

社工盃七人足球賽已有三十年歷史,以足球運動促進同工和機構之間的友誼,我們亦會在對壘時趁機會聚舊,交換一下工作心得,討論業界內時局。它亦見証著社會福界的轉變。

筆者自小十分喜歡足球運動,修讀社工文憑時已有參與學系足球隊;社工文憑畢業後加入一所以青少年服務為主的中小型機構,有機會代表機構參與社工盃賽事。隊友們大多是「舊制」、兼有一定年資同工(有如AC米蘭),現在有部份已經成為管理層、或甚至退休。當時是第十六屆社工盃,「LSG」已經推行了兩年,各機構正在適應「LSG」帶來改變,重組架構的重組,與薪酬表脫鈎的脫鈎。
 

 

<為踢波,同工落力參與>

當時有一隊十分特別的球隊,叫「社工聯」,它的球員非來自單一機構,而是由各大院校社工系教職員、小機構同工及無法參加社工盃機構的同工所組成,實力可以與大型機構相比。筆者離開前機構後,現時亦是該隊球員,現時球隊以「社總邀請隊」名義參加社工盃。

參與社工盃的第二年,筆者參與了它的籌備工作,更接手管理機構的足球隊,有如大頭妹一樣。

不少有規模的機構足球隊是由機構職工會或職員康樂會組成及資助,負責組織的同工領隊都是對足球十分熱血,會花很多的私人時間去組織球隊,在機構內物識球員、安排訓練時間及場地,同時亦要覓得機構內部高級管理層或執委會的支持,才能有資源及人力去參加社工盃。

 


<轉會市場混亂非常>

當中相信令各機構領隊們都「頭痛」,是要令好球員留隊是十分困難的事,幾乎每年都要重組球隊,因為每年都會有同工離開及加入機構或者退役。每當與舊同學舊隊友聚舊時,他們都表示無奈地同工每幾年轉一次會,甚至年年轉會,只是有著一些甚有年資的同工留在球隊之中,帶著一些年輕、非社工職系的同工作賽,而他們亦是年年轉會或加入一兩年就離開社福界。

近年亦會見到組織「社總邀請隊」的數目增加了,在第三十屆時有四隊(這代表「球會」人腳太不穩,唯有用這名義參與);同時可以發現不少從前有實力問鼎的傳統大型機構出現球員老化的情況,又有一些新加入賽事的大型機構崛起,可謂朝代交替,但他們都難敵一個最大的敵人,就是人才流失。

 


<社工盃與LSG>

以職業足球而言,球員轉會根本並非壞事,可以改善球員的生活,甚至提高球隊的水平,長遠對足球運動發展有幫助。可是,社工盃只是的業餘性質的比賽,而且社會福利服務卻是專業的行業,同工的流轉頻頻是沒有益處的,同工亦不會期待轉會市場如何蓬勃如何熱鬧的,因為他們要面對的是年資不被認可,經驗變成負資產。有資源的豪門球會,理論上可以資源去盡收天下兵器,但社會工作是需要經驗及技巧的承傳,加上「LSG」的限制,即使是「豪門機構」,亦不會以較優的待遇去盡收業界精英,反而更要守住資產卻變得「無良」。

 


<士氣低落,唯有他投>

社工盃參賽機構所出現的核心球員社工盃內有一些較大型機構的參與人數眾多,部份有機構執委會或高層支持,擁有較多資源,在管理及士氣方面都較其他機構強大。現實上在服務投標中亦不難見到,只要機構擁有較多資源、地區人士支持及「賤價」投標。造成業界生態被扭曲,同工不難因工作環境、士氣及前景等因素而選擇離開機構,轉會他投,甚至轉行退役。

 


<以球會比喻各機構>

你以為LSG可令機構財政啡彈性增加?可是,我們沒有一間機構有如「巴黎聖日耳門」般的財力,可隨同工經驗調整薪金水平;你以為LSG不會影響大型機構?可是,有些機構面對有如「AC米蘭」,核心球員老化,年資兩極化;你以為機構可以培育新進同工?服務競投和短期合約充斥之下,還可以如「巴塞隆拿」般做好青訓工作?各機構也是面對相同情況,公平是也?又錯了,不要忘記富豪球會「上海申花」「廣州恆大」般的紅色機構已在香港佔一席位!大家還要注意,社福機構不是職業足球球會,可以以廣告贊助、球員培訓及轉會買賣等去擴展資源。

 


社工盃時歷三十載,每隊足球隊都有其老對手,筆者想,「LSG」就是我們最厭惡的老對手。厭惡是它的陰濕和屈機,厭惡它打茅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