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消息
社總行動
(小學輔導服務關注組) 社總與教育局會面【小學「一校一社工」政策,急於事功,未優化先混亂】

2018年6月14日,社總小學輔導服務關注組的一班前線同工到政府總部與教育局副秘書長胡振聲,及首席教育主任(學校行政) 蘇婉儀,兩位官員均無法否認政策推出得太急,而且有相關數字,如SGP的人數及分佈都沒有有效的數據,以下為會面紀錄重點:
 

1) 未有時間表及路線圖的檢討:教育局主動表示2018/19年度開始後會展開檢討小學輔導服務政策,並諮詢教育界及社福界,其中一個方向是推行業界一直要求的一加一方案,然而這不是唯一的考慮方案。社總要求交代時間表及路線圖,教育局只重複上述內容。
 

2) 新政策加資源減經驗:教育局重複表示新政策是要優化服務,然而在制定政策時,沒有搜集過現況的資料,所以社總提問的具體數字直接目前仍然未有,例如有多少所小學是多於一個輔導人員,有多少個學位社工及非學位社工任職,在不了解現實中學生輔導人員人數及分佈的情況下,一刀切推行「一校一社工」,造成不少學校要裁走多年來負責輔導工作的同工,是加資源減經驗,削去家長學生一直信任的社工。
 

3) 資源未能回應現實需要:首先,「學校社會工作服務津貼」不包括強積金供款及勞工保險費用,需要小學或機構自行承擔,卻沒有在指引上說明,社工是一再因整筆撥款制度被剝削。其次,就有前線同工(包括學位及非學位社工)因新政策不能繼續留任現職的輔導工作,教育局多次回應可以調撥其他資源或運用「額外津貼」保留現職的同工,與會同工說明學校面對的困境時表示新政策不夠錢保留兩個工作多年的非學位社工,再增聘一個非資深社工,而局方則反問為何需要有三個社工,這反映局方對小學輔導服務的需要不了解又不做好功課便推行政策。
 

4) 「政策斷層」令非學位社工成了犧牲品:局方表示新政策是基於小學社工學位化,執行時受到各種限制,難以豁免及承受ASWO以外的資歷。與會的現職非學位社工回應新政策令他們一夜之間失去資格,他們完全符合現時全方位政策的資歷要求,但在9月1日開學日後變成資歷不足。有與會同工表示為了委身小學輔導服務,進修全方位輔導服務認可的相關學士及碩士學位,目的是要照顧好小學生,但入職16年後因政策「優化」而被迫離職,令他們化為因急於事功的新政策下的犧牲品。
 

5) 培訓課程開辦困難:教育局表示已邀請大專院校開辦TOP-UP課程供非學位社工報讀,回應是均是不會重開,惟教育局是知道現存問題,未知是否未能掌握問題的嚴重性,還是明知而不加以處理。社總建議由教育局開辦培訓課程讓現職非學位社工的SGP報讀,完成課程者能留在小學輔導服務範疇繼續其工作,可是教育局表示猶豫,未有即時拒絕並重申因執行政策時受到各種限制,難以豁免及承受ASWO以外的資歷,是原則性困難。社總要求局方再次強調新政策衍生了的問題,教育局有責任補救,其中方法是開設培訓課程。
 

6) 年資認可成疑,需進一步了解:教育局表示重視社工的經驗及年歷,而此政策是沿用特殊教育學校聘用ASWO的制度,同工就算職銜不是ASWO,只要證明其職能如ASWO一般,仍可計算其年資;惟SGP情況的複雜是教育局未有充份了解的,如何實際執行,則只能支吾以對,與會同工繼續提出了個案要求教育局回應,最終,教育局表示經社總收集個案再交教育局了解並安排計糧組跟進。
 

7) 三年過渡期如同虛設:教育局表示三年過渡期可減低新政策帶來的震盪,然而,有前線同工反映政策推出後已有小學校長主動選擇提早完約,同工除了無奈接受就別無他法。局方以學校自主的原則沒有回應此情況。
 

8) 過渡期後的個別處理是困難重重:教育局表示三年過渡期後學校仍然可以向教育局申請續用舊模式聘用現職學生輔導人員,與會同工提出是否可以讓同工留任至退休,局方表示如只有一兩年退休是可以的,但尚餘10的話就需要有很強的理由`說明保留的原因。社總明白一所學校並非能由校長一人決定,換言之,局方所指的個別情況將需要通過重重關卡,實在是難以通過。
 

9) 要求檢討人手比例:推行「一校一社工」政策時人手比例已有問題,局方表示以往5至17班有0.5個人手,現增至1個,社總追問由18班以上為何仍然只有1個人手,而不是按比例計算增加至2個人手,局方表示參考中學一校一社工的做法,是恆之有效,與會同工立即回應中學只有一個社工已是不足應付需要,是已推行18年的政策,也應一併檢討。
 

社總最後就此新政策表面優化服務,實質本末倒置、抹殺小學生真正需要,表示極度遺憾;新政策亦未能有助解決小學輔導服務投標、合約制引致的不穩定,及人手不足的問題。

是次會議跟進事項:

1) 教育局表示年資認可問題,社總可將個別個案情況電郵予局方,由局方回答如何計算;社總將會盡快聯絡相關個案跟進。
2) 局方表示已收集全港小學有關輔導服務的各項數字,將於7月完成整理;社總回應到時會跟進相關結果,請局方將統計數字交予社總。
3)局方沒有拒絕會研究開辦培訓課程的可行性 ; 社總會繼續跟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