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消息
社總觀點
(小學輔導服務關注組)【珍惜孩子 ● 促政府保留現有資源,推行1+1輔導政策】

新聞稿20180408

 

合辦團體:亞洲專業輔導及心理協會/家長聯盟/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珍惜孩子 ● 促政府保留現有資源,推行1+1輔導政策】

聯合記者會

 

 

 

【背景】

 

2018年2月28日《財政預算案》中表示每年撥款1.38億元,在小學落實「一校一社工」,目的為回應社會對虐兒個案的訴求。我們認為,小學生輔導政策不應是補漏拾遺的防止虐兒政策,應當要建立一個安全網。每當發現令人心碎的不幸事情發生在學生身上時,社會大眾往往會追究社工或教師有否做好本份,為何不能阻止慘劇發生,當中家長也可能是受害者。當社會的需要不斷改變,想學校成為支援孩子及其家庭的最大後盾時,目前的小學輔導政策卻16年如一日,從未有檢討過。雖然教育當局不斷投放資源到學校,而遲遲未有檢討及改善輔導政策,家長與前線同工必須站在一起為孩子爭取一個健康的成長環境。

 

【公佈小學「一校一社工」政策,展開諮,共謀良方】

 

自2月28日起,政府不斷以「放風」形式發放資訊,令家長、學校及前線輔導人員無所適從,資訊如下:

 

 

不斷改變的資訊

大致相同的資訊

3月1日

(記者從政府發佈會收集)

1. 「全方位學生輔導服務津貼」仍會發放,並由13班開始計算,每多一班加1萬7千多元,一間學校最多可有90多萬以聘請一名學位社工

 

2. 繼續投標制

 

3.學生輔導主任(SGO)及學生輔導教師(SGT)留任至離任後聘用學位社工。

1. 增聘的社工須為學位註冊社工

 

2. 增加津貼以購買督導服務

 

3.繼續由學校自聘社工,可加入學校編制,並按政府薪級表,實報實銷

3月6日

(輔導教師與個別教育局官員非正式會面)

1. 全方位學生輔導服務津貼仍會發放,並由12班開始就會撥款52萬,用以聘請一名學位社工,薪酬為薪級表中16-33點。

 

2. 取消招標制。

 

3. 三年內要取締用全方位學生輔導服務津貼聘請SGP之模式,須聘學位社工代替

 

4. SGO會被官立學校及EDB安排到教學或其他工作崗位,其空缺以社工代替。

 

5. 校方需為SGT安排教席,騰出空缺以聘請社工。但SGT如有社工註册,就可繼續履任,但未提及公積金的安排。

1. 繼續由學校自聘社工,可加入學校編制,並按政府薪級表,實報實銷

3月29日

(教育局局長召開的會議)

1. 「全方位學生輔導服務津貼」仍會發放,並由12班開始計算,全港所有公營小學均(不是由12班開始)聘請一名學位社工

 

2. 繼續投標制,建議由最少三年改為五年

 

3. 建議學校與目前聘用的學生輔導人員(SGP)或提供服務的社福機構洽談解約事宜,再重新簽約

 

4. 長遠而言是會以1名駐校社工加1名SGT在小學內推行輔導服務

 

5. 未來由勞工及福利局(下稱勞福局)負責監駐校社工部份

1. 增聘的社工須為學位註冊社工

 

2. 增加津貼以購買督導服務

 

3. 繼續由學校自聘社工,可加入學校編制,並按政府薪級表,實報實銷

 

 

當中,3月29日的資訊是來自教育局局長楊潤雄透過香港社會服務聯會安排了一次與社福界面談:《小學「一校一社工」政策之落實會議》,算是自2月28日以來第一次正式以教育局身份發表小學一校一社工政策。會上楊局長明確表示長遠而言,會以1名駐校社工加1名SGT在小學內推行輔導服務,並一再強調未來駐校社工部份是由勞福局監管,惟目前需要與輔導教師商討其職能,才可以與駐校社工協調,因此推行1+1輔導政策的時間表仍無法說明。會上,有管理層要求楊局長公開說明未來會推行1+1的小學輔導政策,楊局長明確地拒絕。另一方面,有學校預備招聘2018/19年度的SGT,竟遭教育局下達命令不反對進行招聘程序,但不可以聘用,這明顯是與楊局長所指未來推行1+1小學輔導政策不相符。

 

政府推行政策理應讓各持份者明白,甚至掌握其運作的情況,就目前所見,此政策朝三暮四,卻於2018年9月落實推行,令我們十分擔心政策根本沒有經過慎密計劃,是否能回應學生的需要。因此我們要求政府立即正式諮詢各持份者,盡快找出一個真正惠及孩子的方案。

 

 

【保留現有資,延續現有輔導服務】

 

根據目前政府的資訊,下學年起小學將獲發相當於一名學位註冊社工的撥款,楊局長表示建議學校與目前聘用的學生輔導人員或提供服務的社福機構洽談解約事宜,再重新簽約。換言之,現在於小學內擔任SGP的非社工輔導員/非學位社工,將會被迫離任,肯定會影響學校內的輔導服務,特別是正在接受「臨床輔導」的學生及其家庭。

 

3月29日楊局長一再逃避回應相關問題,亦表示難以收集現在於小學內擔任SGP的非社工/非學位社工的資料,更未有計劃評估或發出指引讓小學安排過渡期,協助受影響的同工面對這個狀況。事實上,我們反對把的SGP一刀切轉為學位註冊社工,一群接受專業輔導培訓的輔導員,還有一班有熱誠又有經驗的非學位社工,已在小學默默耕耘多年,與學生建立深厚的互相信輔導關係,現在彷彿被用完即棄,妄顧學生及同工需要,實在令人憤怒。

 

我們敦促政府保留現有人手,再增加一位學位註冊社工,即在目前政府已決定增撥1.38億中多撥1.97億元,將可以在全港的公營小學增加一個學位駐校社工。我們不想以金錢去判斷輔導服務的重要性,然而總不能不說,一個擁有1600億元財政儲備的城市,卻不能為全港34萬小學生付出一點。

 

【取消投標制,穩定輔導服務】

 

教育局按班數提供輔導津貼,學校可向非政府機構購買駐校輔導人員服務;有關服務要求每三年(常有每年或每兩年的合約)以價低者得的方式重新投標。2016年社總小學輔導服務關注組的調查發現,有67%的輔導人員因此而流失,投標制其實是一個外判制度,政策令學校把照顧學生的責任外判,更無法穩定的人手去陪伴學生成長,更難以聘用資深社工辨識/處理複雜多變的個案。一直以來,我們要求政府正視問題,承擔責任,取消投標制,參考中學駐校社工制度,協調教育專業與社福專業共同服務孩子。(更應加入常設輔導員以平衡人手及個案數量的需要。)

 

【增加撥款卻減少人手,學生受害】

 

過去,教育局按班數提供輔導津貼給學校自聘輔導教師/輔導人員/社工,或向非政府機構購買駐校輔導人員服務,又於2012/13年提供額外撥款,因此有不少學校已聘用了1.5個人手。事實上,不少學校為了回應學生的需要,已實行1名社工,加1名輔導教師及1名輔導人員(1+1+輔導員)的模式。然而,未來的方案雖然增撥款項,卻有可能令目前的1.5個人手下降為1個人手,而且更不可能推行1+1+輔導員模式。換言之,有學校將要面對人手減少,或輔導服務模式不合理地改變,將會有巨大的影響。

 

【保學生,輔需有專業自主及專督導】

 

在一個惠及學生,照顧其成長需要的教育制度內,教育專業與社福專業理應共存,多加了社署為在學校生活的孩子提供服務,他們會受到更全面的照顧。正如一些校長期望社福機構能調動內部的資源支援學校,特別是出現危機時,可以運用社福機構的專業人士以專業的角度協助學校處理危機。由社署監管的駐校社工定必包括專業的臨床督導,也會更能發揮其專業能力,如善用社會資源、網絡等。

社工在任何的工作情況下均需要遵守社工的專業守則,這也確保了學生在接受服務時得到保障。如駐校社工由社署監管,在制度上校方可直接得到社署的支援。

 

【立即全面檢討小學輔導政策】

 

自2002/03年度教育局在小學推行「全方位學生輔導服務」至今沒有全面檢討,此過時的制度問題累累,當中要求全體人員進行「廣泛輔導」,即人人皆是輔導員,並將訓導及輔導合二為一,稱為「訓輔組」。運作了16年,已證明是欠缺了「臨床專業個案輔導」,也沒有良好的個案管理制度,更難以做到及早識別、及早介入的功能。對於6至12歲、道德觀仍在發展的學生,訓導及輔導合二為一這個概念對小學生而言未免過於艱深,試想一個小一學生如何理解,同時飾演「慈母」、「嚴父」角色、又是教師的訓輔主任?制度本身的缺陷已成為學生輔導的障礙。「訓導」與「輔導」本是兩個概念,需要兩種手法處理,正如中學的模式,應由兩個不同小組負責,絕不能以「訓輔合一」為由,把兩份工作合併而剝削孩子擁有全面而合理照顧的權利。我們要求政府立即展開諮詢,全面檢討小學輔導政策。

 

我們重申,為了讓下一代能在健康而安全的環境成長,我們要求:

 

1)  保留現有資源並繼續聘用現任的學生輔導人員或輔導教師;

 

2)  立即取消投標制,增加由社署撥款給社福機構在每間小學設立駐校社工及曾受專業訓練的輔導員,並以專業團隊作督導及擁有專業自主。

 

3)  未來應以一個專職的輔導教師、駐校社工及曾受專業訓練的輔導員分工協作達到真正的全方位輔導服務;

 

4)  全面檢討「全方位學生輔導服務」的政策。

 

2018.04.08

 

傳媒報導

 

1. 明報新聞:【一校一社工】社福界轟政府倡學校與輔導員解約 當局稱指控與事實存偏差 請按此

 

2. Now新聞: 團體倡批額外資源予小學聘註冊社工 請按此

 

3. HKET: 小學推行一校一社工 社總憂現職輔導人員被用完即棄 請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