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消息
報道剪影
【立場新聞】社總小學輔導關注組十年回顧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政府圖片

 

社總一直關心小學輔導服務,不僅因為她本身服務對受眾的重要性,還有她的投標制度和最多每三年重新投標的期限,也是因為她反映了業界面對的致命打擊。社總成立小學輔導服務關注組(關注組),成立至今的十年裡,聽盡不少同工的「苦水」,即使有機會聯合教育界向教育局反映,都被局方視為逆耳之言,只有加點津貼了事,不去檢討及正視制度的結構性問題。今年是關注組走上爭取路的第十個年頭,本文亦試回顧一些重要事件,讓讀者可以認識關注組的工作,同時一同體會忠言逆耳之感。

 

關注組十年重點回顧

 

1. 2008年,關注組成立,我們透過不同形式去組織同工倡議改善服務,亦訂立了四個目標:第一,全面檢討全方位學生輔導服務;第二,爭取服務常規化 ,一校一社工及一校一學生輔導老師;第三,加強社工專業督導;第四,取消投標制度。

 

2. 2010年11月16日,與時任教育局副局長陳維安會面(聯合團體有: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香港社會服務聯會、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亞洲專業輔導協會),為中小學爭取增加一名常額社工及一名常額輔導人員,加強學校教育輔導服務,並表逹關注組的立場及目標;

 

3. 2011年11月30日,關注組參與關注學校輔導服務聯盟(連同社總共25個組織)一同發表意見書:《爭取小學輔導增加資源(Extract grant)初見成績 - 革命尚未成功.同工仍需努力》;此後,小學輔導服務的情況表面上多增加了津貼,惟業界內的氣氛及現況卻沒有改善;

 

4. 2013年至2016年,關注組聯同張國柱議員辦事處進行「小學輔導服務的問卷調查」以反映當下小學輔導服務的實況。過去數年,發現學生輔導人員正面臨困境,例如有67%同工因合約期滿和工作不穩定因素,而萌生退意;

 

5. 2016年3月16日,與張國柱議員辦事處合辦「關注學童自殺小學駐校服務分享會」支援小學學生輔導人員,並重申改善制度的重要性;

 

6. 2018年2月2日,約見教育局及勞工及褔利局,與教協聯合約見兩局局長促修補制度的不足,就虐兒事件要求儘快約見局長討論改善機制;

 

7. 2018年2月24日連同數十位前線同工到政府總部遞信,要求「珍惜孩子: 撥亂反正,推行『真‧ 一校 一社工』,保留現有資源,不要投標制度,實施「 1+1」輔導政策!

 

8.2018年3月20日,小學輔導服務討論方案集思會,對《財政預算案》中表示每年撥款1.38億元,在小學落實擬似「一校一社工」,我們認為,其中方案不但未能回應為小學生建立一個安全網,而且是倒退的方案,並衍生更多問題。

 

回顧十年,關注組默默耕耘,組織同工關注小學輔導服務,舉行不同形式的倡議工作,向業界了解服務的問題,向教育局反映訴求及建議;關注學童成長的福址,任何一個範疇都不可能存在缺失,學生亦不能全部被當成數字去評估、去計算津貼,以錢去衡量他們的需要。穩定的服務,絕不能透過現時的投標制度去達至,學生的成長需要及所遇到的挑戰並不能單單以津貼去滿足。以上的說法,及我們的目標及立場,十年間教育局相信聽過無數次,教育局局長亦時歷數屆,不過局方其他領導層大部份都甚有年資,一定聽過我們無數的忠言了。

 

總結

 

在教育界內,社工從來不屬於教育編制的學生輔導人員,連卡片上的職銜都只是「學生輔導人員(Student Guidance Personnel, SGP)(註冊社工)」,一句「學校社工」也沒有!在家長及學生角度,只會知道他們是「乜姑娘或乜SIR」,會與他們一同面對問題,或處理他們的需要,從來不會知道他們會何時因投標、個人發展、工作環境等因素而離開服務,但受眾們卻要直接面對服務流失率嚴重帶來的後果。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究竟我們十年的心血和汗水,會化為政府的有用的參考,還是只被當成一堆忠言逆耳的廢話?

 

來源︰https://goo.gl/KvPFh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