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總消息
社總行動
(小學輔導服務關注組)【檢討小學輔導服務討論方案集思會~第二場】

 

【檢討小學輔導服務討論方案集思會~第二場】: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社總)邀請各位學生輔導人員/學生輔導教師/學生輔導主任一起出席集思會,正視當下問題,集思廣益,向政府反映。

 

https://goo.gl/forms/LAnEBgbziFRfiWZP2

 

【前言】


2018年2月28日《財政預算案》中表示每年撥款一億三千八百萬元,在小學落實(擬似)「一校一社工」,目的為回應社會對虐兒個案的訴求。我們認為,其中方案不但未能回應為小學生建立一個安全網,而且是倒退的方案。政府拒絕參考以中學由社會福利署指派社工駐校的做法,在現有資源下增加一個有專業自主及專業督導的社工,而讓小學以校本決定外購服務或聘請社工,制度不變即同時會繼承現存的問題,而且衍生新的問題。

 

【問題一:不加反減】


過去,雖然教育局只為18班以上的小學提供一個學生輔導人員(Student Guidance Personnel~ SGP),於2012/13年新本來撥款給18班小學下降至3班開如有撥款,目前增加相關學校的撥款後要求把現有人手一律改為學位註冊社工。這方案將會把目前的1.5個人手下降為1個人手,跟社總一直要求保留現有資源,增加一個學位駐校社工及專職輔導的教師,大相逕庭。

 

【問題二:破壞目前的有效秩序】


全港三十四所官立小學要落實政府現行的擬似「一校一社工」方案,有消息人士指出教育局指令學校於下個學年(即2018年9月),要求現有的輔導主任(Student Guidance Officer~ SGO)放棄輔導工作,從事教學的工作,同時代表了要他們放棄一直建立與師、生、家長溝通的模式;與及已建立的關係,還有正在輔導的個案等等。假如要求SGO轉為駐學社工,按照現時政府撥款,他們的薪酬(而公積金制度仍未確定是否)會受到影響,其中安排為何?距離落實推行不足半年,卻仍是未知之數,如設身處地去想,要把他們過去的努力一掃而空,實在令人非常擔心。而且,這方案下校方重新編配教擔,調配人手,影響整間學校的運作。同時,在資助小學擔任學生輔導教師(Student Guidance Teacher~SGT)將面對相同的處境。我們知道,無論是SGO或SGT已是工作多年的同工,也為學校付出良多,卻要面對當下的境況,反映了政府沒有尊重他們,也沒有把學生、家長及學校的需要放在首位。社總一直要求保留現有人手才是對學生、家長及校方最好的安排。

 

【問題三:另類大裁員】


下學年起小學獲發相當於一名學位註冊社工的撥款,換言之,現在於小學內擔任學生輔導人員(Student Guidance Personnel~ SGP)的非社工/非學位社工,將會失去工作,而政府有沒有先做好統計,並評估或發出指引讓小學安排過渡期協助這些同工面對這個狀況。事實上,社總反對把的SGP一刀切轉為學位註冊社工,而是保留現有人手,再增加一位學位註冊社工。我們知道,目前制度推行了16年從未檢討,有一班有熱誠又有經驗的非社工/非學位社工,已在小學默默地努力多年,現在彷彿被用完即棄,實在令人憤怒。

 

【問題四:社福機構面臨違規提供服務的處境】


政府表示學校可繼續選擇自聘駐校社工,或向社會服務機構購買服務,據星島日報(3月6日)的報導,有校長表示會傾向外購服務,其優點並非「價低者得」,而是承辦的社福機構擁有的配套資源,「外購服務往往背後有團隊支援,無論是語言治療師、教育心理學家等,能夠提供到校支援。」在價低者得的原則下,社福機構難以把這些資源的成本放入標書中,如校方假設社福機構可以把現有的資源成為支援的團隊,即是要求社福機構把來自社署「整筆撥款」資助制度的資源,補貼到其他撥款的項目,社福機構將會背負「交叉補貼」其他服務的違規罪名。

 

自2月28日《財政預算案》提出在小學推行「擬似‧一校一社工」方案以來,一直未有正式公佈執行方法,期間有個別約見團體「放風」下學年別要執行,與在報章報導的內容指「鼓勵」學校推行有很大分別,一個重要政策的推行,影響全港30多萬小學生的政策,理應有諮詢,有時間表,經過細心安排才可以執行。


我們目前的訴求如下,並希望各位同工一起出席集思會進一步商量:


◎保留現有輔導人手,立即取消投標制,增設1個由社署監管的駐校社工,及1個輔導教師◎

 

日期:2018年3月20日(二)


時間:晚上7:30

 

地點:社總會址--旺角上海街473至475號,上海中心4字樓

 

查詢:27802021

 

社總小學學生輔導服務關注組生輔導服務關注組